• Jan 11 Wed 2012 22:22
  • 惡夢

在半夜

只有在夜晚呼嘯而過的改裝機車發出的噪音

在一個夢中

我被警察團團的圍著

一點力氣都沒有辦法使出的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沒有抓住她的手

她墜落

她墜落

她墜落

這是我醒來之前的最後一個畫面

 

22年來沒有做過如此真實、可怕的惡夢

只有不斷流出的眼淚

 

我爬出狹小的床鋪起身看著熟睡的學弟

他似乎還沉靜在睡前與女友情話綿綿的情境之中而不自覺嘴角微微上揚

另外一頭的學長也因為這一天下來的勤務爆炸而深沉的打鼾

 

走出寢室

看著手機的未接來電

默默的按下了刪除

 

又是另外一個人

 

這是這幾年來的第幾位女孩

我好像沒有多去算

成功

失敗

成功

失敗

每一次都在不斷的摸索重心的轉移

內心的科學家不斷的在找尋最適當的最佳解答

而文學家則不斷的寫下黑暗的章節來拉扯

 

這是一種病態嗎

不是

只是要找解答

任何可能性的存在

 

那個墜落的女孩則除外

暫時除外

一個亮眼卻又讓人哀傷的-Supernov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ssashinoda 的頭像
issashinoda

whatever

issashino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0.0
  • 寫得不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