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3 Wed 2011 01:01
  • 回應

我已經習慣在音牆之中翻滾跟墜落,

那是一個屬於自己的封閉世界,

我偶爾會將大門敞開將朋友邀請進來,

不是一個好的主人,

我常常冷眼看著訪客被巨大的衝擊轟出門外,

但是我沒辦法抗拒那樣子的感覺。

 

 

 

 

 

 

愉悅?

我的嘴角帶著一點的笑容,

那是一種驕傲?

還是一種無奈?

又或者是一種自己也無法窺視的另一個自己,

 

 

 

 

 

也許表面驕傲囂張的我,

背後卻有一個會被音樂引導現身的苦悶,

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定義這樣的自己,

多重人格的自己我從來就沒有辦法去合理說明。

 

 

 

 

 

 

 

 

深夜,

微涼的氣氛,

耳機傳出撼動歌聲跟音樂,

這樣子的世界我很保護,

我不想失去這樣子的小城堡,

當面臨壓力或者是攻擊時每個人都有一個這樣子的小空間去躲藏。

 

 

 

 

 

 

 

 

你看的懂嗎?

我不知道,

也許這時候我正被Thom的喉音給帶入灰暗的迷霧之中,

要來找我嗎?

 

 

 

 

 

 

 

 

這是一種依靠,

 

 

 

 

 

 

 

 

每個人都有一個反面,

從你的謊言之中我很難去下定義,

我也許是個很敏感的人,

所以別當我瞎了,

只是我又進去迷霧之中神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ssashinoda 的頭像
issashinoda

whatever

issashino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ainkuo
  • 所以你聞到霧的味道嗎? 霧的味道很奇怪。
  • 那是一種聽完之後的清爽與潮濕,濕氣似乎是心中感動落淚所產生的吧

    issashinoda 於 2011/03/04 1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