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局待辦人數50

 

我的耳機卻只傳來no alarm. no surprise的歌詞

 

有點符合當時進去之前的心態

 

像個神經病一樣搖頭晃腦跟著Tom Yorke神遊

 

旁邊的老頭被我嚇得不敢亂動

 

因為不會寫大寫的數字不斷低聲咒罵著

 

嚇得旁邊的小鬼都要哭出來

 

驚訝的臉部表情應該是想著:這哥哥心情很不好?

 

 

 

坐在鳳山火車站陪朋友等著回去家鄉的火車

 

簡單地回憶了一些過去

 

 

走在五福路與中華路的斑馬線

 

闖進了有錢人的世界

 

眼睛卻不斷搜尋米字旗的存在

 

金錢與銅臭味我根本不屑一顧

 

身邊穿梭而過的潮男潮女就跟我的存在一樣

 

他們不care而我也是

 

走進了音樂世界卻被一個彩色的專輯封面給打斷

 

兩個陌生人就這樣大辣辣地站在一旁談起了Radiohead 與Oasis

 

何等的有趣

 

ipod的螢幕不斷滑動我們就這樣奇妙的用音樂世界進行連結

 

結束了音樂的對談

 

換上了電影來插花

 

與店員就這樣聊起了紀錄片與搖滾

 

我不斷地滴咕說著李安的電影有多讓人失望

 

他也笑著與我進行回應

 

就在短短的半個小時之內我向台北下訂了一張dvd與一本書

 

 

 

 

站在街道旁邊

 

我默默地吃著今天到港的澎湖花生酥

 

聽著光廊傳來的音樂

 

那一瞬間我頓了一下

 

卻發現不是我熟悉的世界

 

轉身發動機車迅速離開現場

 

甚至連身邊有一個正妹蹲下身去綁鞋帶我都不想多看一眼

 

 

 

 

 

 

 

帶著剛完成訂單的愉悅心情

看著我的簡單casio指針

是時候了

該向老地方而去

簡單的daddy's甜而刺激

與雞柳條在口中譜出幸福的樂章

Guinness就躺在冰箱中看我繼續隨著音樂搖頭晃腦

抱歉

昨天你跟金牌已經讓我吸收了超過6公升的啤酒

該乖乖休息了

 

 

 

 

 

 

今天見了一面

 

在心中細數過去你跟我說過的話

 

然後在車站旁邊穿梭的人群伴隨著火車進站的吵雜

 

有那麼點的諷刺

 

光芒

 

還存在嗎?

 

 

 

 

 

 

 

兩位加起來超過2年未見的朋友

看著未刮去的鬍渣

稍稍留長的頭髮

還有仍然詭異的眼神

在不同空間不同時間不同情境下竟然都吐出:你蒼老了

 

maybe

像champagne supernova的一段歌詞

why? why? why?

其過去只有我自己很清楚

 

失神

這詭異的東西就連Oasis都辦不到

兩個一樣都很偉大的存在

一個是感動與自我

一個帶著瘋狂與歇斯底里就這樣直接進占我的生活

看著我自己的歌單

噁心

除了噁心以外怎麼會有人可以這樣在崩潰與驕傲之間自由的切換

 

 

現在是2點

耳機仍然戴著

我有病...

不知所言

不知所以

 

 

 

 

 

 

 

 

 

 

切換

切換

切換

切換

 

 

 

 

 

 

 

 

轟炸

轟炸

轟炸

轟炸

轟炸

 

 

 

 

 

 

 

 

 

 

 

失神

失神

失神

失神

失神

 

 

 

 

 

 

 

 

 

 

 

 

 

 

 

 

晚安

光芒重現

光芒

我遮住了

 

 

 

 

 

 

 

 

 

 

 

alcohol

去睡覺吧

我要暫時塵封你

 

 

 

 

 

 

 

 

fly

fly

 

 

 

 

 

 

 

 

 

 

每天都如此詭異

詭異

崩壞

灰飛

 

 

 

 

 

有一個月的海風來陪伴我

一個月

顏料

木頭

木頭

海風

低頭

 

 

 

 

 

 

 

 

 

 

 

 

 

 

閉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ssashinoda 的頭像
issashinoda

whatever

issashino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李正鴻
  • 看的我頭暈腦脹~
  • 資質!!

    issashinoda 於 2011/02/02 11:50 回覆